感謝Amnesia Style 格主LeS同意轉載

My Dear Enemy_main2.jpg

為什麼分手後的情侶,是最熟悉的陌生人?原來關鍵就在於耐煩仍然要只回生命才有意義。當生命遭受現實的許多傷害,傷而未癒,其實是指能夠鼓盡全力的生存,而無暇顧及他人。喜秀就是這樣一個中年的受傷生命,因此只顧著生存,撕破臉要對方還錢,而其實是不知道自己傷痕,而在傷痛中無法自拔,需要宣洩的出口。因此他找上了前男友秉雲,秉雲在電影中是相對來說是象徵健康的角色,真正健康的人,無論有多少傷害,都無傷於真正的自信,因此也只有他能夠真正幫助喜秀。

還錢指的是人間的考驗,自信的考驗,喜秀就因為自己以前的職位可能是社會化階層中的中高階層,因此失業的丟臉,污染了他的自尊、打擊了他的自信,因此才向秉雲求救,但人間求救的方式,千百種,還錢也是其中一種拯救方式。還錢,其實不是表面上的利益關係,而是真正自由、自尊、自信的人才能夠健康的與對方溝通,而不會強迫他人、迫使他人感到壓力,乃至於傷人掠奪他人的資源,所以是一種溝通方式,一種人間磨和的方式。

所以秉雲遇到的人,都是把人當人看,真正健康的看待對方,所以才有真正的自信去營造人與人的人際關係,也就是愛的關係。所以他身邊的人都能夠真正的喜歡他,企業貴婦、酒店妹、服務員學生妹、單親超商媽媽、乃至於小表妹,都能夠感受到他無比的真誠。而他的前妻也因為害怕他的潦倒,而與他離婚,但由於他是真正自由、獨立的人,所以自然也准許了離婚,讓人真正是自由的,儘管這樣是違背了倫理。

我們可以說,對方能真正給於你自由,是真正尊重你的自由;所以秉雲才會說,你應該要相信我,導航機器只能參考呀。但又說停車在校門口可以,不久又被拖吊,象徵人生的打擊其實處處都在,但對於真愛應當堅貞信任。但是有些人能夠獨立痊癒,有些人則需要有人扶持,痊癒需要修養、需要機緣。
My_Dear_Enemy-1.jpg

生命中最快樂的事情無非是自我的實踐,因此雖然理想好高騖遠,但始終對於生命有一個拉力。西班牙米酒飯館雖然聽起來很荒謬,但是一百萬也是從一開始的,而他內心也有源源不絕的愛,能支持他走下去。喜秀感染到了這樣的生命,表示曾經他的生命也曾經被打開過,但現在遺忘,而需要被再次打開,至於會不會在關閉,我們都不知道。只知道打開的生命,能自然推闊出去,是源頭活水。

酒館妹是直接與喜秀衝突的,而且可能也是最了解喜秀平穩情緒的假象,而且一戳就破的表面,讓他知道真實雖然傷人,但畢竟是沒有騙人,生命最少是需要沒有騙自己,然後再努力尋找真我,而若是還依賴在那個討債威脅的陰暗面,那真的就只是黑暗佔領著我們了。

電影最後喜秀的臉,繞了很久,但他最後看見秉雲依舊散發生命的動力,才有了一個新的境界,這也是道家所謂的無,就是突然間好像懂了的一個過程。而東方往往用詩來點醒,而西方則是非得要順著主人翁的起伏來證明自我的真誠。我覺得這是高雄電影節最重要的一部片子。

創作者介紹

2009高雄電影節|官方部落格

k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