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「埋梗達人」中村義洋漫談∕膝關節 (原載於http://magz.roodo.com/article/1465
fish_story.jpg

蝴蝶效應並不是指大家熟悉的那部電影,大家都明白蝴蝶效應是指在一個動力系統中,初始條table1.jpg件下微小的變化能帶動整個系統的長期的巨大的連鎖反應。這是一種混沌現象(引用自維基百科)。

但對日本導演中村義洋而言,他的作品在本屆高雄電影節似乎就產生了蝴蝶效應。許多人從《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》看到了中村導演掌握小品的能力,接著從開幕超High片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體驗到了什麼叫做「埋梗」這門高深學問,讓人放聲大笑,更讓人有所感動。中村義洋專題反應熱烈,多數場次在預售期間即銷售一空,為回應各位影迷熱情支持,特別開放加映場:
10/23(五) 22:30 《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》
10/25(日)22:30《運動裝二人組》

中村義洋擅長改編文學作品,伊坂幸太郎、山田悠介、海堂尊、藤野千夜都是他取材的對象,而且還都改得不錯,現年39歲的他算是日本中壯派導演,曾為《鬼水怪談》、《再見了,可魯》等賣座電影擔任編劇,作品中不見過度深奧難理的寂寞疏離,從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、《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》、《225異境漫遊》、《運動服二人組》都有那麼點超現實的魔幻魅力。以下為專訪內容:

問:中村導演這幾年似乎和知名小說家伊坂幸太郎很有緣,先是改編了《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》,接著改編他的短篇小說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,接下來還有《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》,導演在改編的過程中,有過和作者在作品認知上的不同嗎?

table2.jpg 答:其實我對於原著不會有太多意見,我的老師就是崔洋一導演,我們都覺得小說或漫畫是從零到有的東西,這影響了我們對創作的態度,我們認為相對於改編來說,這樣的過程是比較辛苦的,畢竟我們身為電影導演,只不過是站在他們建立起的基礎去改編東西,因此我們會尊重原作本身理念。

但有時也會有例外,像是《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》,最後的謎底一定要改,因為小說中的世界是現實中無法成立的,這種時候我們就會試著嘗試修改動作。

至於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,則是在拍完《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》後,我們主動連絡幸太郎,希望可以再改編他的其它部作品,但其它作品都被別的公司買走拍翻版權,於是幸太郎親手拿出在雜誌上刊登的小短篇,問我要不要拍,我答應了,但小說實在太短,一開始只照著原著拍的方式根本行不通,只拍得成四十分鐘左右的小影片。後來跟製片溝通過,宇田川寧希望至少能拍成二個小時規格的電影,於是我們必須改變這個劇本。

問:不管是《一》片或是《家》片,甚至到導演的《225異境漫遊》5bda6f93.jpg,導演對於年青人的「逃離現實」這件事,似乎情有獨鐘,導演自己也是很反骨的年輕人嗎?

答:(導演聽了這問題與製片相視而笑,停了幾秒思考,然後覺得自已沒有反骨。)

問:在創作一個天馬行空的現實狀況時,是不是會有格外困難的感覺?

答:格外困難倒是沒有,但我在選擇這些作品時,本來就是挑選天馬行空的來拍,天馬行空的劇情要影像化,一定要加入現實考量的因素,至於如何在現實中表現想像化中的世界,這是我的興趣,很樂在其中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a16ab9ab.jpg問:小說家伊坂幸太郎故事的發生背景也多半在仙台那個地方,是不是一定要呈現仙台這個地點呢?而且你的作品也非常地有別於過往我們看到的東京身影。

答:原因一,幸太郎原先場景設定在仙台,所以拍攝一定也得在仙台。原因二,在仙台出外景的好處是,大家一起住外面,不會睡過頭。要是住東京的話,有些人就會回家休息,隔天就會有遲到的問題。(笑)

問: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算是我今年度看過最喜愛的電影,整個結構到最後幾分鐘徹底引爆笑點,導演如何維持這樣的故事節奏?在拍攝時導演有加入多少自己過去的趣事嗎?

答:我很喜歡埋梗,拍攝這種埋梗的劇情片讓我覺得很開心。其實我在拍攝《一》時,「完全沒有」加入自已的趣事。但在經驗與想法上,我覺得自已跟片中的逆鱗樂團的心情上有相似,那就是,不論電影票房賣不賣座,都要努力把事情做好的決定。

問:導演自己這次來台灣,對於台灣7388ff87.jpg的想像,和到了真正的台灣之後會感覺有很大差別嗎?這也是您第一次到高雄嗎?能成為本屆高雄影展開幕片的感覺是?

答:臺灣對我而言有懷舊的感覺(不是指落後的意思哦),有一種過往日本的味道,很像印象中童年的日本。六十年代的日本,就是現在的臺灣。我覺得自已的電影可以當開幕片很開心。聽高雄電影節策展人說他在香港電影節看到這部片,所以選了它,我覺得個人的力量真不可思議,先是從一個人開始,在電影節眾多片單中選了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,並且在臺灣推了一個影展,於是我的片就被很多很多人看見,這像是蝴蝶效應。事件與事件之間彼此密切結合,這樣子的際遇跟《一首 PUNK歌救地球》很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9695c113.jpg 問:之前有對台灣的藝人有印象的嗎?日後是否有機會和台灣藝人合作?這次來有吃到什麼好吃的讓您意猶未盡嗎?

答:不認識臺灣的藝人,頂多徐若瑄,硬要講的話算F4。剛剛吃飯時吃了佛跳牆,覺得很不錯,還有海苔蝦也不錯吃,整頓福州菜都好吃(註:當時日文翻譯還有解釋一下何謂佛跳牆,開玩笑說因為太好吃了連佛都要搶著吃,後來導演就笑了…)

問:導演的《一》片在日本似乎有點叫好不叫座,導演對這種遺憾的感想是?

答:這可能要怪宣傳公司囉,在日本上映規模不大。不過看過《一》的人,都覺得很好看哦,他們都替這部片的票房覺得可惜,並且這次的宣傳公司是第一次合作,我自已也覺得宣傳應該要再做得更大規模才是。

問: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中談到了2012年是世界末日,若真有那一天,導演在那天要幹嘛?

答:嗯,那..吃肉好了。吃很多肉。

問:什麼肉?

答:肯德基…(果然很有中村式的奇特笑料

創作者介紹

2009高雄電影節|官方部落格

k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